在互连网骗捐的人,你们正在杀死善良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28日

1、筹款金额一般都设置在众筹上限。因为他们并不是某一笔治疗费用无法承担而发起筹款,而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品质不下降前来讨钱;

5月3日,“水滴筹”平台该项目已关闭,已筹款金额为147959元,共5269人提供帮助。手机截图

图片 1

筹款平台随后回应称,平台没有资格审核发起人的车产房产情况贫困户认证“应是”发起人误操作;这次募得款项将直接对公汇入医院,在打款前,捐赠人可随时申请退款。

脑出血的前期治疗费用根据病情严重程度在全国各地不等,通常在2-15万元左右。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说,他们老两口只在4月8日儿子做了两次手术那天去过一次医院,后来再也没去过,“说不惦记怎么可能,但是没法去,他自己没法走路需要人伺候,我们俩去了不是给添乱吗,每天都是儿媳妇给说一下儿子的情况。”

  1. 吴鹤臣妻子回应:车房不能卖,没有骗钱

但据财新网报道,捐赠人不可单方面撤销捐款,且需同意承担全部风险及责任。

图片 2

视频|吴鹤臣妻子称错将筹款上限设为目标金额
德云社:公司已募捐。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因此,有网友提出质疑:为何吴鹤臣发病后,妻子有钱购入新款手机,却要众筹医疗费用?以及购买手机花费是否挪用善款?

新华网2017年文章指出,“网络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

图片 3

自吴鹤臣病后,她也辞去了自己的工作,专心照顾他,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我不忍心自己出去工作把他一个人放家里,怕别人照顾不周伤害他。而且按北京的价格算,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今天头条の主笔-”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公益研究与咨询机构北京七悦社会公益服务中心研究人员孙闻健告诉记者,目前不少公众对于慈善募捐和跟人求助的概念混淆,所以上述此类事情发生后争议很大。

事件主角吴鹤臣为德云社相声演员,本名吴帅,于今年4 月 8
日突发脑出血,并一度失去意识。送往天坛医院紧急救治后,病情逐渐稳定,目前仍在住院。

凭什么要求善良?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种病可怕的地方是后遗症,偏瘫失语对普通人来说都是毁灭性打击,何况吴鹤臣还是相声演员,无疑是断了前程。康复费用也可能是无底洞。

{“type”:1,”value”:”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吴鹤臣父母位于南口镇水厂路的家,楼龄40年,是一套30多平米的一居室。
患病的父亲一直躺在床上,偶尔困难地翻个身,生活勉强可以半自理。

2016 年 9 月 8 日,深圳女孩罗一笑确诊白血病。11 月 25
日,她的父亲罗尔在女儿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写下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该文引起上万人的同情与转发,并开始以不同方式进行网络捐赠。

如今,众筹与募捐的概念似乎已经模糊。但确定的是,吴鹤臣及其家人的行为是“募捐”,是用公众的善意来获取免费的帮助。

图片 7

{“type”:1,”value”:”5月4日,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局了一份“来春荣家庭基本情况证明”
,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双方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吴鹤臣的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

图片 8

顺藤摸瓜的网友们,又挖出了筹款平台背后的造假产业链。有人专门开网店,提供虚假病历、撰写筹款文案,要惨、要感人,要让人一读就想捐钱,而代写500字只要50元。

那怎么就想到开始网络乞讨了呢?

{“type”:1,”value”:”4月8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血栓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筹款,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所写。

随后张泓艺回应,手机在吴鹤臣突发疾病前预定,无法退货,所以只能购买,没有挪用善款。

中国有十几亿人,只要每个人给我1块钱,我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并不认为张泓艺算是“网络乞丐”,她可能更接近的心态是一个平时顺风顺水、突遭大难方寸大乱的小姑娘。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原创内容

随后,吴鹤臣家人在水滴筹平台发布众筹,表示收入无法负担后续长期治疗费用,无奈之下选择众筹,筹款目标为
100 万元。

众筹与募捐的区别就在于,众筹是需要回报的,赞助者需要看到产出。常见的有游戏开发众筹、巡演众筹、电影众筹等,比如《大鱼海棠》。

图片 9

图片 10公益研究者:众筹平台应做好风险防范提示”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吴鹤臣父母每月养老金超过 8000
元,理论上没有养老压力;吴鹤臣为德云社员工,有社保和医保;吴鹤臣和妻子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吴鹤臣本人工资为每月
6
千余元。网友指出,这与吴鹤臣家人发起众筹平台时勾选的「贫困户」身份不符。

图片 11

最不能让人理解的地方,是张泓艺公布的后续花费里,包含了吴鹤臣所住医院附近两居室两年的房租,以及半年护工的花费。

陈女士刚从老家回京后直奔居委会,核实情况后捐款。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1. 德云社回应:吴鹤臣有医保,内部已经救助,善款将直接划入医院账户

尽管大众并没有被张泓艺的解释说服,她也并未表示出任何退款意向。其发言中多次提到:“捐是情分,不捐是本分。”

{“type”:1,”value”:”第二个被质疑的,是张泓艺定的100万众筹金额。

孙闻健说,个人求助或众筹与此大不相同,发起人是一个自然人,目的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问题。法律很难限制个人的求助行为,也很难为其划定标准,“什么人可以求助,求助来的钱怎么用的,没有明确依据来管理。同样,发起求助的个人也并不一定非要达到什么标准才要去求助,只要他是需要,就可以发起。所以说,个人求助信息的真实性和发布动机,主要靠自律,网友捐助的资金如何使用,基本也是自己说了算。”

同时,该声明也对水滴筹平台规则作出说明,此前曾与患者所在医院取得联系。但平台坦诚,缺乏对发起人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状况的合法有效核实途径。

图片 12

来评论区说说吧~

来春荣知道网络上的质疑,很心疼儿媳:“众筹是我发起的,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本来想着养老,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确实没有办法了,不然我不会想这招。这些天家里不好过,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

水滴筹声明全文

更令人震惊的是,被质疑后,其女儿小黄公开宣战网友,满口脏话,舆论一片哗然。

图片 13

图片 10街坊踊跃捐款,已获善款一万三千余元”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至此,事件经过回顾完毕,但各方争议仍未平息。

“体面地渡过困难”,非常动人的论点。但在现实情况中,捐赠人的愤怒不仅是“优越感少了”,还事关被蒙蔽、被欺骗。

{“type”:1,”value”:”包括郭德纲在内,德云社的同事们已经为吴鹤臣提供了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吴鹤臣所在的社区准备为他捐款。

提起儿媳,来春荣说,“家里没有她,天都塌了。儿媳妇年纪小,刚刚二十出头,去年俩人领了结婚证一直没办婚礼,想着今年办一下,结果就出了这事儿。”

此外,水滴筹相关负责人回应网友提出的「贫困户」问题表示,勾选贫困户为发起人误操作,平台与之沟通后已经修改。由于治疗正在进行中,医院暂时无法提供具体医疗花费。

去年,广西的邓女士称女儿小黄因病毒感染住进ICU,无钱医治,筹得了25万元。但事实上,邓女士有多家餐馆、好几套房,开的也是名车。

首先,张泓艺在发起众筹时勾选了“建档贫困户”选项。

图片 10众筹发起人吴鹤臣母亲:但凡有办法我不愿这样”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一个普遍承认的常识是,众筹是在不幸家庭山穷水尽之后的雪中送炭,而不是在维持原本生活水准不变的基础上的锦上添花——网友的说法则更加直接:明明就有钱,为什么还要向大家要?

反方观点认为:“发现他走投有路时,我的优越感少了。……我们不仅愿意帮助一些人渡过他们的困难,我们也愿意帮助一些人,体面地渡过他们的困难。”

但是这样的事多了,大家看到“众筹”,只能想到这些绑架大家爱心的小人,而渐渐地不愿对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施予援手。

水滴筹平台表示当前平台对家庭经济情况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为了让赠与人充分了解患者实际情况,水滴筹要求发起人向赠与人最大化、真实地公示患者疾病情况、治疗花费情况、家庭经济状况(主要是房产、车产等信息)、预期款项用途以及享受医保、商业保险情况。同时,水滴筹将第三方验证机制、监督举报机制与平台审核机制相结合,对患者相关情况进行核实。

尽管水滴筹平台、吴鹤臣及其妻子、德云社纷纷发布回应,依然无法平息网络争议。

2、筹款已经停止了,共筹到148184元,没有逼捐骗捐;

社区和众筹上的信息透露了吴鹤臣的月收入大概是5000-6000元,但张泓艺的自始至终没有公开过。

因此,孙闻健认为,个人筹款平台要进行行业自律,企业要提高自我约束,扮演好求助平台的角色,提升筛选标准和规范运营的意识。个人为解决自己或者家庭困难,提出发布求助信息时,平台应有序引导个人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对接,并加强审查甄别、设置救助上限、强化信息公开和使用反馈,做好风险防范提示和责任追溯。另外一方面,媒体和社会组织要做好公众普及,让大家明确慈善和个人求助的区别,“你要知道,给个人捐款,是两个自然人之间的民事行为,是你出于自愿的,是有风险的。公众的辨别能力高了,也反过来可以倒逼企业自律。否则,个人求助消费了公众善心,最终也会打击社会公益的积极性。”

按照一般逻辑,如果患者突发重病需要大量医疗开销,家人被逼无奈,第一反应会先选择卖房卖车、向亲友借钱,实在走投无路再选择网络救助,并且应当按照家庭实际开销情况设置募集金额数量。

这无关捐出的金额,被愚弄的好心人,那些受伤的善意,总有一天会被耗完。

图片 16

“你明白差点失去的感受吗?”张泓艺说,“他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根本不敢离开他,他出院之后我一分钟也不会离开。”

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表示,「来春荣是我们这里的老居民,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居委会已经为吴鹤臣家人开设临时捐款处,截至
5 月 5 日下午,居委会累计收到募捐款 13355 元。

可惜的是,总有人善于在这样的地方挖掘商机,利用别人的善良,成全自己的贪婪。

网友们也提出了很多质疑。而Emma反而指责粉丝们不是真心爱她。

此外,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照顾吴鹤臣时,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按我的理解,众筹是家庭困难者,看了你的众筹链接内容无法理解。租房护工等都算入,这是在养家吧。”

图片 17

这实在让人感到不解。名下有这么多资产,急为什么不去贷款反而选择筹款?是因为不仅没利息,连本金也不必还吗?

曾经,媒体追光灯下的众多慈善基金暴露出种种问题;可当人们认真审视网络善款筹集的时候,发现这些平台也一样有自己的问题——

另外,证明中写着,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新车总价值6400元。家中原有的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此外没有店铺、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

图片 18

正方辩手黄执中则说道:“当善良到跟菩萨一样的时候,你会巴不得自己有千手千眼。为什么要千眼?一是我能看尽世间的苦难,不要遗漏,二是我能看清这件事情的方方面面,不要被蒙蔽。”

张梅说:“不是说因为我救了人,成名了,我就可以理所应当地去接这个钱,我们自己还可以挣……我们勉强能够维持现在的生活。”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前吴鹤臣一直在保护她,现在换她照顾吴鹤臣。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她也只有承受:“不骂我,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骂他,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

随后有网友爆出,罗尔名下有 3 套房产、罗一笑文章为 P2P
公司借势营销。此外,一份据称为罗一笑治疗费用清单在网络流传,清单显示,截至
2016 年 11 月底,罗一笑住院总费用合计 8 万元。而据不完全统计,仅 30
日凌晨开通捐款通道,累计捐赠额已经超过 200 万元。

事关重疾、名人、捐款、贫富,这件事处处戳中痛点,公众的质疑很快涌至,德云社及吴鹤臣的师父郭德纲也被卷入其中。

图片 19

图片 20

1.吴鹤臣突发疾病入院,家人发起众筹,筹款目标为 100 万

图片 21

张泓艺解释说自己是“不懂平台规则”随便选的,德云社发布的声明里也提到了“家属对医疗保险政策不熟悉”。

来春荣称,她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而是提交给“水滴筹”。

图片 22

2017年,刚找到工作的小林突然接到父亲脑梗的消息。他匆匆辞职回家,眼看着父亲住院、转院、送进ICU、送进手术室。小林家在乡下,没有车,房子也卖不出去,父母都是农民,几天时间,家里就拿不出钱了。

现在还有各种“专业代写轻松筹”了,细思极恐

图片 23

有车有房却众筹百万?争议事件回顾

既然如此,缘何就到了需要面向社会募捐的地步?

图片 24

{“type”:1,”value”:”苗广义说,5月2日一早,他收到来春荣发来的水滴筹链接,说家里出了事儿,而这距离吴鹤臣4月8日入院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这肯定是硬扛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
苗广义把链接发到工作群里,一方面让大家帮来春荣“认证”下家里情况,另一方面也希望大家在微信群和朋友圈转发一下:“多少大家能帮帮她,结果我们这些老街坊们就说这大家不太会用那个平台,希望我们干脆帮着收钱得了。”

5 月 3 日晚,吴鹤臣妻子张泓艺发布长微博回应,主要内容如下:

图片 25

“网络乞丐”的往事

吴鹤臣的父亲于2016年患有脑梗,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5 月 4
日,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来春荣家庭基本情况证明」,表示吴鹤臣父母双方月退休金共
8000 余元,吴鹤臣父亲于 2016 年患脑梗,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

5、德云社没有不管吴鹤臣,师父及同门都有关注看望。

图片 26“水滴筹”今天的回应中也承认,平台的确有审核不到位的问题。不知道这次之后,还会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图片 10水滴筹确认患者情况属实,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会公示”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5 月 5 日晚,水滴筹官方微博发布回应称,5 月 3
日下午,发起人已经与水滴筹沟通停止筹款。

图片 28

根据她2017年发的一条微博内容来看,2006年《武林外传》播出的时候她上小学,所以她实际年龄应该不超过25岁。之前有人爆料张泓艺是1998年出生的。

张泓艺表示,除住院费用之外,还有很多其他花销:“未知的事情太多了,康复也需要钱,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

2.
网友质疑:名下有两房一车未变卖,有医保,父母有退休金,不符合贫困户身份

我们难以接受拿贫困补助的学生穿名牌、吃大餐,难以接受走投有路、甚至比普通人还多几条路的名人声称需要募捐,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人消耗的,是本该属于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资源,以及难能可贵陌生善意。

图片 29

图片 30

否则,当慈善没有了公信力,当社会的善良被消耗殆尽,这将堵上更多真正山穷水尽的后来之人,为数不多的希望。

什么是救急?在大部分人的理解中,救急并不等于募捐,是需要还的。

E姐复更以后,还有很多失散的小伙伴没有找到这里,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各位随手转发,让更多失联的小伙伴看到我们,谢谢大家,明天见

有关吴鹤臣家的两套住房,证明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面积为32.1平米,另外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他们去世后,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

众筹信息发布后,有网友爆料指出「吴鹤臣家并不贫困」。

图片 31

但老人的这笔钱,是自己和亲戚朋友筹借来的,农村人不打欠条,可老人每一笔都记在账本上,一点点还。

筹款发出后,有网友首先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并且医保可以报销80%。而且,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

水滴筹截图

他找亲戚和同学借了手术费,但后续的医疗费用没有着落。小林选择了网络筹款,2万元。不会炒作、也没有大V帮转,筹款速度不快,捐款的也大都是熟人。在父亲病情稳定之后,小林重新找了工作,按着当初捐款名单里认识的ID,一点点地把大部分钱都还掉了

还有负面缠身的酒井法子,也曾在微博上晒出自己的收款账号,公开向粉丝要钱。

当天正值劳动节小长假,居委会值班员开设了临时捐款处,并在社区各个楼单元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

两套房产均为公租房,位于北京,分别在父母和爷爷名下。且出租房屋收入较低,担心老人无处安置,因此两套房子均无法出售;

利用善良谋利不是什么新鲜事,人类的贪欲总是无孔不入。有网友爆料称,各大医院里每天都有筹款平台的人蹲守,寻找那些有意向发起筹款的人。

图片 32

让来春荣感动的是,邻里街坊给与她很大支持,“我知道大家给我捐钱了,老街坊们退休工资不高,拿出钱来帮我们家我特感动。”

图片 33

国外也有过爱心筹款的骗局。此前,一名流浪汉用最后的20美元给陌生女子加油,这个令人感动的故事传遍全网,而该女子则借此机会为流浪汉筹款,获得了40多万美元的善款

名下还有一家公司。朋友圈也都在吹嘘自己的公司的销售额有多高。

5月2日,居委会值班员开设了临时捐款处,并在社区各个楼单元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摄

我们不去给这一事件定性最终结论,但显然,众人争议的核心问题是:网络慈善众筹的门槛应该是什么?

4、车是婚前财产,家里还有瘫痪病人,出行不便,车不能卖;

罗尔被发现在之前的文章中炫耀过自己的资产,深圳一套房,东莞两套房。

孙闻健解释称,公益募捐是由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发起的,从发布信息、更新信息到反馈结果、监管资金都有很严格的流程。尤其2016年《慈善法》以及后来的《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等法规的出台,让慈善募捐的边界越来越明确,越来越多法规来规范,把慈善组织在互联网筹款的过程进行了监管。

张泓艺微博部分截图

搜索相关新闻,钻爱心筹款漏洞的人实在太多了。

由此我们也可以猜到罗尔的心思,女儿确实生病需要钱,只是能少花点自己的钱就少花点咯。

图片 10德云社相声演员突发病
平台众筹惹争议”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根据公开报道,华为 P30 系列的国内发售时间为 4 月 11
日,而吴鹤臣突发脑出血时间为 4 月 8 日。

另一方面,吴鹤臣作为德云社的演员,其实已经拥有很多普通人没有的人脉。

一连串打脸之后,小网红依旧理直气壮,表示平台就是手头上没钱了,可以利用的工具。

5月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吴鹤臣父母家,众筹发起人,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表示:“但凡有办法我不愿这样。”吴鹤臣所在居委会则发起了捐款,截至5日下午,已收到捐款共计13355元。

据新京报报道,此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血栓住院,其妻子在「水滴筹」平台中发起高达
100 万元的筹款。

罗尔事件之后,温州都市报发起调查,超过半数人表示对网络捐款的真实性存疑。

更可笑的,事情被曝光后,罗尔和他的妻子完全不觉得自己夸大的事实绑架了网友们的善心,反而指责网友只知道质疑他是不是骗钱,没人关心他女儿的病情。

图片 35

丁香园微博网友评论截图

2016年的一起筹款事件,也引起了大量争议。深圳媒体人罗尔为患白血病的女儿罗一笑写下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不久,罗一笑事件得到广泛传播,被感动的网友们通过文章打赏和其他捐助通道捐出200多万元。

跟以疾病为名义来赚取网友们善心的相比,众筹供自己吃喝玩乐的网络乞丐就更可恶了。

图片 10居委会出贫困证明“家里情况一清二楚””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然而,吴鹤臣的家人直接选择了网络众筹,且募捐金额超过实际开销需求。因此,网友对筹款金额、筹款目的提出质疑。

1、第一次发起众筹,不懂规则,100万是平台上限,错填;

1984年出生的吴鹤臣4月8日病倒入院的时候,刚刚33岁。

图片 374月8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血栓住院,随后其妻子在“水滴筹”平台中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但网友陆续爆料出其有两套房产、私家车等信息,对其筹款目的产生质疑。”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此外,根据水滴筹平台吴鹤臣家人提供的费用清单,吴鹤臣住院家庭花费为 7
万元,远低于筹款目标金额 100
万元。此外,筹款花费中还包含「医院附近租住两居室 12
万元」等明细,并不属于重症救治必须的金额。

因为自己的资产要用来保障生活质量,亲戚朋友的钱借了还得还,唯独“善款”,轻松来,放心花,不用还。

还有去年感动了很多人的“河南养鸡老人”,儿子因肝病离世,老人多年为儿子治病欠下了十二万外债。十二万什么概念?筹款平台上一个起步就能筹到了。

陈女士说,来春荣以前在社区就负责给老年人服务,态度非常好,不太愿意相信是她家里出了事儿,专门来核实。“我们认识少说也有十几年了,人特别好,就这么一个孩子,咋出了这样的事儿。”

声明指出,吴鹤臣有北京医保,正在使用中;德云社内部已经开展过救助;吴鹤臣家人发起的众筹行动属于私人行为;众筹善款将直接划入医院账户,用于救治,家属将自行公开费用明细。

小黄与网友的骂战。不雅字眼已模糊处理。

图片 38

全文3870字 阅读约需8分钟

一个必须提及的问题是:网络慈善频频受到考验的今日,谁来保护人们的善良?

严格来说,吴鹤臣这件事是医疗筹款,而非“众筹”。众筹由“crowdfunding”翻译而来,是指个人或小企业通过互联网向大众筹集资金的一种集资方式,通过某种平台连结起赞助者与提案者,用来支持各种活动。

另外,这次网络捐助平台也承认了它们的问题:无法核实受捐助者的财产状况。

筹款发出后,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但争议仍在继续。

图片 39

图片 4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