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出】清夏来了就去海边呢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6日

‖ooc警告‖现代文设定‖

“废久就是废久,拉住我!”坚定的,全力的,就算自己左手撑住的岩石粗粝尖锐,磨的手心生疼,爆豪的右手也紧紧拉住绿谷的左手,用力将对方提住,帮助他一点一点爬了上来。

最狠的一句是:如果还是什么都不说,我就……

“我昨天半夜送老爷你回家,送完又回去陪那群老爷唱歌,我不累啊?”

“妈妈……”绿谷出久眼眶红红的,本来以为这个说出来父母可能会很生气,毕竟自己是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

爆豪轻轻在绿谷受伤的膝盖上啄了一口,“痛痛飞飞啦!”

吃完饭他爸主动去洗碗了,这就导致他妈妈坐在沙发上严格把守,他一有走去门口的趋势,那眼睛立马眯起来,浑身绷紧,准备来逮他。爆豪摸了一双鞋,直接上楼去——翻窗不可避免了。

他敲门和他妈一样轻快,但爆豪就没有他爸开得及时,很明显是从被窝里心不甘情不愿地爬出来,边走边对门外的人一通臭骂。

(番外完)

“废久你好慢!不愧是废久!”爆豪回头,向着绿谷的方向返回,指导着对方攀爬,“你是笨蛋吗那个地方都是贝壳不要踩,一会儿弄痛了又要哭!对啦对啦踩那里!”

爆豪先一惊,往下看了看高度,本公寓整整六楼,绿谷家在最顶上,现在绿谷的行为在他眼里就跟鬼故事似的。他还没开始叫,绿谷先叫了——完全没想到这儿还杵着一个人,一慌神一紧张好像要掉到楼下去,两人几乎是非常默契地一个扑上去就是抱稳,另外一个顺势也抱住对方。

“您是来说胜己的吗?”

‖《我的英雄学院胜出同人文》‖

私设有

爆豪心想,这下要走也麻烦了,他爹不回家,他就得一直陪着紧弦终于绷断的妈。

那时候绿谷经常高高兴兴出门,哭哭啼啼回家。一次两次就算了,三次实在不像话。有次一开门把绿谷妈妈吓坏了,儿子老是拖着两行鼻涕,一行白一行红,边哭边吸溜,衣服还像在泥里打过滚。绿谷妈当然问了:出久,你跟妈妈说实话,是不是被欺负了?

‖《我心中最强大的英雄》‖

“喂喂小胜,一起去海边吧。”

然而没有彻底交心。

随便一个男人就使他母亲印象深刻,难道这个小区已经这么缺年轻男人了吗?

₍₍Ϡ(੭•̀ω•́)੭✧⃛今日份更新!

“好啊,但是废久你要跟着我!你这个白痴一定不知道海边还是很危险的!“看着摆出一张期待脸,将双手握拳摆在胸前,还激动的小小跳动着的幼驯染,爆豪回忆起出门前被爆豪光己和爆豪胜强制进行的安全教育,这么说着。

绿谷捧着爆豪的脸把他带低一些,安慰地吻起他来。绿谷亲吻从来都不带侵略意味,像只是拿嘴唇陪着你,多的都不想干一样。爆豪知道他又在玩那一套了,怕你哪儿不满意,就用跟你亲热的方式来弥补、转移。没让他小孩吃糖一样地吻完,爆豪就把他推开了。

“当然不是!我真有那么小气么?”

绿谷出久就没有包乘几那么直接,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为什么呢。

爆豪的脸靠得越来越近:“这次你不要想骗我了。现在是怎么回事?下午你又到哪儿去了?”想起御茶子说的话他就心里揪紧,“还说你经常请假早退生病,我怎么一点都没听说?”

他打完这个巨大的哈欠,错愕地望着绿谷。绿谷气鼓鼓的,可是不知道自己从哪个愤怒开口比较好。

“你爸爸也不会同意的,都三四年了,每次爆豪那臭小子来的时候,你们两个老往房间跑,还有的时候趁我和你爸不注意偷偷亲你,真当你爸和我不知道?”

礁石上被海水冲刷的地方布满贝壳,光脚踏上去艰难又疼痛。

“……”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爆豪把你拐了……”

确定以后,两个人买了一套房子,偶尔的时候会回家里住,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新房里,在公司上市稳定后,两人去美国结了婚领了结婚证,还办了一个婚礼,在海滩边。

“……嗯。”爆豪胜己哑了声。

绿谷估计得不对,无论他今晚说不说真相,爆豪都要一夜无眠了。

“嗯,他有前科的,名声很差。”

|˛˙꒳​˙)♡期待接下来的作品吧~

“别大喊大叫废久!”

“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你去哪里瞎逛了?”

绿谷妈妈刚想多建议一下,从深处就传来孩子的哭声和女人的训斥声,孩子哭一下,绿谷妈妈就浑身一抖,这么有节奏,一定是在打。绿谷妈妈毕竟容易心软,这时哭的一样惨的儿子居然在心里淡出了:

两个人本来以为会很艰难的出柜,就这样很简单的就过了,后来抽了时间两家人吃了饭,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见分歧,两家人本来就住得近,两个人在一起和以前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END

爆豪弯腰主动抱住她,想,果然还是要一个激动的拥抱。爆豪光己没说自己在家里听到警报时多么慌张,到避难所去听人说,炸的是靠向市区的地方,这才安下心来,家里上学那个是没事了;可是忽然反应过来,上班那个在市里,又给整得心神不宁。回到家里,电视上播报了最新消息:被自卫队击落的战机掉到市里,削烂了某座楼,新闻避重就轻,又不给说具体伤的是哪座,只说在全力灭火。她听得心惊肉跳,两个牵挂都迟迟不肯回家,索性开门亲自迎接。

“是啊。”

绿谷出久的妈妈在听到自家儿子喜欢爆豪胜己的时候,有些愣怔,看着绿谷出久一脸拘谨的样子,妈妈微微一笑。

“啊!你就等着吧废久!”爆豪与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绿谷对视,双手握拳摆出胜利的姿态。

“行了,我会去。”

“那你说啊!”爆豪恼了。

交换戒指的时候,爆豪胜己牵过绿谷出久的手,轻轻的落下一吻,用只有两人的声音说了一句话,“小出永远都是我的,我爱你。”

小小的身影坚定的向前走去,午后的阳光轻轻铺洒在爆豪泛红的耳根和脸颊,和哭累了便在爆豪背上沉沉睡去的绿谷身上。

“废久……”绿谷受伤流血这事,就算一点原因也不给他讲,只摆上事实,都太让人心疼了。爆豪望着绿谷的眼睛带了点哀伤,“你……”

那这就是你灌我的理由吗?绿谷不爽地腹诽。

阅读: 165 次

幼驯染真好啊。胜出太棒啦。

爆豪一眼又看到他那只伤臂。绿谷赶紧把它藏到背后。

“叙旧。”

————————分割线—————————

两个人趴在地上,爆豪翻开某一页,是大海和帆船的插图。波澜壮阔的海上,一艘大船正在乘风破浪,船头站着一个男人,坚定的望向远方。

“半小时前我就看见你们学校同学了!”

绿谷妈妈震惊了:“小胜”那么威胁的吗?

₍ᐢ •⌄• ᐢ₎完结撒花~

“嗯!谢谢你,小胜。“

他爸爸不快地接到:“胜己,少说几句。”

“你找他干嘛?”

绿谷出久直接把人抱住说“我也爱你,小声!”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被爆豪胜己套牢了,永远挣脱不开的那种。

“你别太得意了废久,只是给你一个副船长当罢了!”站起身来的爆豪俯视着依旧趴在地上仰视自己的出久。逆光之下,出久没有看见爆豪微红的脸庞,爆豪却清楚的看见了出久明亮的祖母绿双眼和映照在其中的,自己的身影。

爆豪惊大于怒,收手发现,手掌已经糊了点血,脸顿时变色。绿谷的背后一定已经破了。刚刚还被他又抱又按的,估计再次出血。

“你不多睡会儿?”

绿谷出久的妈妈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发说“小出已经长大了呢。很多事情是要你自己去考虑的了,你喜欢谁,想跟谁在一起,妈妈都不会去过多阻拦你,只要你过得开心,妈妈和爸爸都会很开心的!”

“……笨蛋吗。”

他妈妈吃得倒是很愉快:“我儿子手艺还是可以的,前途无量。”

绿谷乐在其中:“啊哈哈,真的呀?”

绿谷出久抱住自己的妈妈,很难得的撒了回娇,半晌才抬头问“那爸爸呢?”

“等小胜有了这么大的船,我们就一起去探险!去发现新大陆!我是小胜的副船长哦!!”绿谷大大的张开双臂。

“明天中午我们到天台上说吧。”绿谷开始想尽办法讨爆豪开心,“我给你准备便当好不好?我们边吃边说。”

爆豪在旁边已经开始黑脸,从额头开始向下渐变式黑化。

(๑ `▽´๑)۶这是一个小番外啦!

关系亲密的绿谷一家和爆豪一家决定一起旅游避暑。

“胜己,你没胃口?”

忘说,切岛同学政法大学毕业,致力于民事诉讼。

图片 1

真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啊,绿谷出久望着远方深深呼吸。

十二

爆豪沉默了一会儿:“……叙旧。”

所以帮我升级的父母也就点点头“记得有时间去对方父母家拜会一下,什么时候把小出带过来?我们抽时间去小出家拜访一下……”

“因为……因为小胜对我太好了……呜呜呜”

还好是没摔下去。

爆豪嘟囔:“我哪知道,一百年没见了。”爆豪太困了,又打了个哈欠,“那你到底什么事?”

爆豪胜己很是直接的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不好升级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多惊讶8,因为在爆豪胜己,当时保绿谷出久带到自己家吃饭时,不好升级的父母就隐隐约约觉得有这个苗头了,绿谷出久也很是听话招人喜欢,自家儿子什么脾气也很清楚,估计也就绿谷出久能够治住自己爆豪胜己吧!

“吵死了废久,不就是大海吗!”虽然这么说着,但胜己并没有松开绿谷的手,反而将自己小小的脑袋也凑到车窗边上。血色的眼睛睁大,宽广无垠的海洋映入瞳孔,海浪一下一下冲刷着沙滩,表面的平静下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爆豪真的从二楼自己房间的窗子翻出去了,幸好下面就是他家后院落地窗支出去的棚子,爆豪从上稳稳落地后还莫名其妙充满了自豪感,转头看他妈还在沙发上望相反方向,就赶紧趁机出去找绿谷了。

绿谷还被他一下说得自卑了,是好像有点斤斤计较,但是不行!昨天确实开得他濒死。刚想又说,爆豪飞了他一个白眼:

‖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两小竹马的故事‖

“既然那个废久那么想去就去好了。”在被询问意见时,爆豪这么回答。

绿谷抱着爆豪的肩膀,心虚地边笑边打招呼:“嘿嘿,晚上好。”

“嗯,挺好的。”

突如其来的拆穿让绿谷出久脸红红的,绿谷出久头低着不敢看自己的妈妈,绿谷出久的妈妈揉了揉绿谷出久的头,说“好好休息,改明儿个叫小胜他过来,一起吃个饭。”

“差不多该下去了,小胜。”

“你…妈妈好像不在家。”爆豪指指他家门。

绿谷刚说完就觉得这话怪眉怪眼。爆豪还很老实地点头:“本来挺好,你一来,就不好了。”

“你爸爸也不会同意的,都三四年了,每次爆豪那臭小子来的时候,你们两个老往房间跑,还有的时候趁我和你爸不注意偷偷亲你,真当你爸和我。”

“哈?”

爆豪听到后一句,觉得这个比较有说服力,于是抬手代替“再见”,转身走了,一个头也不回。绿谷在后面招财猫一样一下一下地轻轻招手。

“其实……孩子也挺可怜的……”

晚上的时候,绿谷的妈妈进了绿谷出久房间,坐在床上,绿谷出就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跟自家妈妈说,支支吾吾半天,绿谷出久的妈妈才总算是把事情听清楚。

“看啊小胜!是海!是大海啊!”

绿谷点点头。

            这儿是说久小时候有点姑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