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cent影业执手工业夫影业,它们搞在同步是要怎么?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1日

乐视影业虽然负面缠身,但也不能抹杀其在电影业务的探索和成绩,不论在大片的打造上,还是高票房电影的尝试上,乐视影业都表现不俗。但受限于乐视整体的状况,读娱君之前也报道过其估值争议应该说,所有影业公司有的问题,乐视影业似乎都有,但阿里和腾讯拥有的资金量和宣发强度,是乐视影业短期难以追赶的。

相较于其他互联网影企,腾讯影业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阅文集团旗下的海量IP资源。互联网公司中跨界比较成功的乐视,在IP储备上就具有明显的优势。而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每天有400万作者为其上传原创作品,网络小说存量达千万,完全没有内容方面的苦恼。

近两年在电影、视频产业大杀四方的互联网企业,言必称生态、链条。尽管有能力在全产业链布局,然而这些企业却难以在短时间内在上游交出令市场满意的答卷。在壹娱观察看来,此次腾讯影业与工夫影业的合作,则显示了互联网影企的谦逊态度:上游的技术活,始终需要慢慢拜师学艺才能有所成。

新蒲京 1

对于互联网影业公司的优劣,媒体人刘亚澜曾评价:

近些年,互联网公司进军影视圈,几乎成为了一种新的流行趋势。身为互联网三巨头的腾讯,自然也不例外。

就在一个月前,华谊兄弟也宣布了未来与工夫影业的合作计划。而早在去年末,腾讯影业便入股工夫影业,拿到了15%的股权。程武则在发布会现场介绍,腾讯影业与工夫影业的合作在去年底已敲定,未来双方则会分三个层面紧密联手、深度合作:

有互联网人士指出,这一市场起步最早是猫眼电影,曾经一度占据一半市场份额,随后BAT三家都加入战局,巨头们都拿出了重金补贴,抢占了猫眼不少市场。但是到了2016年,百度的糯米、腾讯系的娱票儿,都发现巨额补贴难以持续,因此停止了烧钱。只有阿里影业仍在继续烧钱,因此产生了不小的亏损。最新数据显示,猫眼电影以33%的市场份额保持第一,淘票票市场份额已涨至近30%,微影和百度糯米的市场份额则在下滑。

何为专注派?读娱君认为起码要有两个特质,第一是持续投入,第二是有成功案例。从这两点来看,乐视影业和完美时空应该算是互联网影业里的典型。

《少年》选在贺岁档上映,影片的内容却不是合家欢,反而属于暗黑系的故事,本身在贺岁档就没有优势。再看选档,和《少年》的同期上映的是《长城》、《罗曼蒂克消亡史》这样的大片,很容易沦为大片争霸的炮灰。此外,《少年》的宣传也不够到位,没有形成口碑效应,很多观众甚至根本不知道有这部电影。

工夫影业将合作拍摄腾讯IP

背靠着华谊、光线、博纳三大电影公司,不差钱的阿里影业一直秉承“买买买”的理念,投资的知名IP
多达30个,但成绩却不尽如人意。

而对于网易游戏和向上影业而言,工夫影业又寄托了IP影视化的重任;当然,于腾讯影业而言,工夫影业不仅是电影投资的一部分,也寄托了弥补其制作短板的希望。通俗点说,就是大家都缺钙,那么,工夫影业就是钙片?

​本文为文创资讯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文创资讯

二是基于华语原创优质影视作品的合作开发;

在线票务,兵家必争之地

而到了2016年,电影票房开始缩水,挤泡沫成了大势所趋,互联网影业的日子也开始不好过。先是腾讯影业等大型公司的主控项目纷纷失手,接着是乐视影业陷入缺钱危机,再然后小米影业也传来战略收缩的消息

相较于BAT的另外两位小伙伴,腾讯是最晚成立影业公司的,主控作品恰好错过了中国电影增速最快的那几年。

这两年互联网企业近进入电影行业以来,野心都不小。诸如乐视、腾讯等互联网企业成立的影企,大家谈的都是生态、链条、协同,同时也有互联网影企雄心勃勃的宣称要用互联网思维改造电影行业。

新蒲京 2

资本浪大风高,工夫的匠人精神难成国产电影救世主

最终,《魔兽》在内地拿下了14.72亿票房。这对成立不到一年的腾讯影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通过这次对于《魔兽》的投资和深度参与,不仅锻炼了腾讯影业的宣发团队,还展示了自身实力。《魔兽》之后,《爱乐之城》、《金刚:骷髅岛》都有腾讯影业宣发团队的参与。

继一个月之前华谊兄弟宣布与工夫影业合作之后,在昨日的腾讯互娱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影业宣布将与工夫影业战略合作,将与工夫影业共同打造旗下的IP。

今日,阿里影业股价大跌5%至1.36港元,离低于1港元的仙股都不远了。

左手阅文,右手腾讯强大的资源,腾讯影业的进击之路也是如此波折,充分说明了仅仅依靠宣发、IP的优势想要一揽票房,是不够的。

目前,《择天记》电视剧已经开播,电影版也将于9月份开拍。未来,腾讯影业还将对《斗破苍穹》IP进行影视、游戏、主题公园、周边衍生品的开发。IP的孵化需要一个过程,可见腾讯杀入影视圈,并没有抱着急于求成的心态。或许,我们应当对它多一点耐心。希望这个年轻的公司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左起:工夫影业总经理陶昆、陈国富,腾讯影业CEO程武

新蒲京,用户对于精神娱乐需求一直在提升,2016年粉丝、IP电影的退潮已经充分说明问题,一部优秀的电影,来自于一个完整的电影工业体系。仅仅追逐网红经济与粉丝经济,都只是一时的短期利益,只会导致中国电影越拍越差,这可能是互联网营业公司2016年萎靡不振的真正原因。

互联网影业流派一:争霸派

4月20日的腾讯互娱年度发布会上,腾讯影业宣布将与工夫影业正式达成战略合作。腾讯影业将对工夫影业的其他项目进行联合投资与宣发,而腾讯互娱旗下文学、动漫、游戏等平台上的泛娱乐IP,也将对工夫影业开放。据介绍,双方合作的首部作品《一代妖精》将于今年上映。

三是基于优质的影视作品开展广泛的泛娱乐联动,希望通过双方的携手为观众带来具备工业血液与泛娱乐气质的影视作品。

腾讯影业,挟中国最强的流量平台,在互联网影业中日子相对好过,2016年参投的《魔兽世界》、《微微一笑很倾城》等电影票房表现不错。但腾讯影业首部主投电影《少年》,也是票房口碑双失利,票房仅为1589万元,豆瓣评分5.8分。

前文提到,《拆弹专家》的票房看起来不错,但小米影业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称,小米影业主做投资和植入,不涉及制作,2017年会继续涉足电影投资领域。

在互联网世界是霸主,到了影视领域却是个实打实的新人。腾讯影业的首秀失利,也暴露出了互联网影企共同存在的问题。

在泛娱乐的探索里面,每一个领域里面我们都会付学费,要走弯路,但是这个趋势我们大家要有信心,就像网络文学可能在十几年前创立的时候,没有太多人看好,五年前的时候,IP的价值也没有被大家充分认可,一部优秀的作品,按照创作规律往往是要经过比较长的孵化才能产出。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对成立还不满两年的腾讯影业多一点耐心,多一点对于行业和内容本身的尊重,能更多携手去打造好的精品。

分析人士对易简财经(ID:ejfinance)表示,近两年,互联网公司皆积极进军电影行业,互联网巨头有一定的运营能力,有大量的用户基础做支撑,也投了一些好电影。但是电影行业的最核心能力是电影制作的能力,这也是传统影业巨头优势所在,比如光线和华谊,互联网的优势在这里并不是起决定性的作用。互联网公司打算去改变或颠覆电影产业,这其实是以己之短对人之长,是很难实现的。

这或许是腾讯影业高调和工夫影业合作的原因之一,以资本和IP为桥梁,联手拥有制作能力的工夫影业,说不定能够成为腾讯影业的强力钙片。

4月20日,腾讯影业在腾讯互娱年度发布会上宣布,将与工夫影业战略合作,共同打造旗下的IP。在影视领域缺少经验的腾讯影业,能够通过与传统影业公司的合作完成逆袭吗?

一是基于腾讯丰富的IP内容进行影视化改编;

对于一部电影来说,用户大数据非常有用,什么人在看电影,哪些人爱看什么电影,未来他们期望什么样的电影,为上游电影制作发行提供了依据,这也是各家烧钱争抢在线票务市场的原因。

这项任命意味着,腾讯旗下与泛娱乐相关的两大事业群即将迎来整合,也就是说,背靠OMG的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也算是一个体系内了,外界多少有点分不清的腾讯的两家影视公司有可能会整合为一家。

腾讯影业与好莱坞大片的合作先声夺人,对于国产电影项目的开发则低调得多。腾讯影业旗下有三个工作室,分工各有不同。大梦电影负责新题材影片,黑体工作室尝试影剧联动类项目,进化娱乐则打造原创动画电影。

工夫影业成立于2012年,以导演陈国富为核心,集结了一众业内优异的编导、制片人等行业精英,尽管当前的作品不多,但是却出产过《寻龙诀》这样的成功的IP改编作品。

2月17日晚间,阿里影业发布公告,预计其2016年度净亏损9.5-10亿元,这已经是阿里影业连续8个季度出现巨额亏损,公告称,主要原因是因淘票票平台,过去几个季度持续的票补与市场推广所致。

但在互联网资本大肆进入之前,电影市场似乎并没有因为各路资本而风声鹤唳毕竟,其他行业并没有掌握互联网资本的诸多优势:话语权、资金、用户以及随风而涨的高估值.

腾讯拥有用户基数庞大的QQ和微信,有内容领域的独角兽阅文集团,有用户规模和收入规模全球第一的腾讯游戏,还有月活9000万的腾讯动漫,每个行业都处于行业领先位置。身处有流量、有用户、有大数据的腾讯庇护之下,腾讯影业为何没交出满意答卷呢?

除了公布当前一些项目的进展以及与工夫影业的战略合作,腾讯影业昨日还宣布成立副线品牌春藤电影工坊,该副牌主要为长线地扶持年轻电影人而设立。春藤电影工坊旗下的第一个项目比翼新电影计划,将基于10部腾讯动漫的原创漫画IP,进行影视化改编和泛娱乐的探索,由腾讯影业、爱奇艺、二十世纪福斯、新片场、伯乐影业、毒舌电影旗下好家伙影业联合推出。

而阿里影业主投的首个电影项目,2016年下半年的《摆渡人》也产生了巨额亏损。导演张嘉佳曾透露制造成本超过3亿,票房过10亿才不会亏本。然而,《摆渡人》累计票房仅4.83亿,豆瓣评分才3.7分,高调出生,高调败落。

虽然参与派在客观上,使得影视产业的商业化更全面,但和所有的影业公司一样,无论是IP开发还是植入,都要依托优质内容才能够保证ROI。

互联网公司个个想要跨界拍电影,真正在影视领域有所成就的却寥寥无几。这些企业的共同缺点,是缺少影视行业经验,也缺乏打造影视精品的能力。腾讯影业拜师传统影视公司,已经透露出一个趋势互联网影视企业开始向传统影视企业学习。

对于与腾讯的合作,工夫影业总经理陶昆在现场表示:工夫影业是一家很年轻的公司,也是比较传统的电影公司。因为现在信息市场的发展和很多内容本身的升级,工夫影业除了发挥自己在电影方面的长项与优势以外,我们也会在剧集等其他方面发力。当然,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尝试,我们希望通过跟腾讯的合作,能够把腾讯影业优质的IP通过我们的转化,能够把好内容做到升级。

乐视影业,已经创立6年了。但在2016年,乐视的电影也都比较失败。《爵迹》投资2亿元,豆瓣评分仅3.7分,只收获3.8亿元票房,严重亏损;《长城》虽票房已破11亿元,但按电影票房达成本三倍才能回本的算法,同样处于亏损状态,豆瓣评分也仅为5.0分。

另外,以陈国富为主体的工夫影业,成立以来,不仅被腾讯影业追逐,更被传统电影公司华谊兄弟、网易游戏《阴阳师》、大IP拥有者向上影业等各方追捧,这也是其成立不过数载,却能估值超过18亿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针对手中的海量IP,腾讯影业的COO任宇昕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希望腾讯影业的团队先围绕手中的IP,建立起一个个小岛。所谓建立小岛,就是针对一个有潜力的IP,进行动画、游戏、影视的全产业链开发。目前,腾讯影业最重要的小岛,就是《择天记》。

相比于乐视与阿里,腾讯则一直相对低调,此前程武在接受采访时也多表述腾讯影业需要耐心成长、慢慢开发IP。而腾讯影业最大的优势也在于IP的积累,腾讯互娱旗下的游戏、动漫、文学三大板块包含了数量可观的明星IP。而成功将《鬼吹灯》开发成《寻龙诀》的工夫影业,目前来看似乎是这些IP开发的不二人选。

另有熟悉电影行业的专家也表示,对于电影行业而言,互联网公司一直追捧IP战略,本质不过是基于其平台的导流能力,通过营销手段将IP电影迅速推向高峰。而从美国好莱坞的经验可以看到,美式电影一直都向着超级大片发展,尤其是电影后期制作技术、数字特效方面,一直领先中国电影产业,相比之下,互联网影业公司应该在软肋上下文章,才能提升自己的盈利水平。

或许是内部的变化和外部的挑战,也使得涉及到整合的员工难免会有失控吧在上周优酷和腾讯的员工冲突大事件中,有一种说法就是腾讯视频、企鹅影视某高管先出言不逊,引发了后续的一系列风波。虽然各自媒体将这件事解读为版权争夺的焦虑引发的,但从腾讯系内部来看,任宇昕成为大文娱总管之后,涉及各方的整合在所难免。

对于要做什么类型的电影,腾讯影业CEO程武曾给出四个词:年轻、独特、高品质和连接。他还表示,腾讯影业不会孤立做电影,不但要打造高品质电影作品,还将把电影作为泛娱乐生态的重要一环,追求与动漫、文学、游戏等业务的充分联动。

还想看更多影视新闻、影视资讯,请浏览:文创资讯影视频道

小编发现,除了阿里影业之外,小米、乐视、腾讯等互联网影业,在2016年亦是连连受挫,票房口碑双双失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