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者经济催生“偶像养成” “养成观者”扩充观众文化疆界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1日

随着鹿晗、吴亦凡等EXO中国成员的回流,TFBOYS以及四千年一遇美女鞠婧祎所在的SNH48等团体的迅速走红,偶像团体的市场价值被进一步放大。于是,偶像团体的养成迅速成为资本竞相追捧的香饽饽。

今年绝对是偶像养成类节目厮杀奋战的大年。一大波小鲜肉向我们袭来,让人应接不暇。

培养EXO这样的偶像天团需要多长时间?如今的小绵羊、曾经的“练习生之神”张艺兴,2012年正式出道前在SM的练习室苦练舞蹈长达五年,就连wuli最有天赋的韬韬,也至少经过了半年培训。
而在一切事物都快速更迭的中国,用不了三个月,《加油!美少女》的54枚少女就将甄选出推出一个女团正式出道。届时,节目的出品方、幕后的boss—北京文化,将为她们提供影视剧、综艺节目、艺人经纪、互联网娱乐等方面的资源。
有人说,一个季播节目才做三个月,不但粉丝养不成,偶像更加没法看。选拔渠道有限、后续造星能力不足、粉丝缺少参与感,让偌大的中国除了SHN48和TFBOYS之外,愣是挑不出几个令迷妹迷弟们神魂颠倒的男团女团。
为何在韩国能够不断涌现出新兴偶像团体?而中国的入局者们,能通过网红直播、节目创新、剧场演出等形式,真正叩开偶像养成产业的大门么?
中国偶像养成难题:渠道少、学员弱、粉丝没参与感
不管是中国还是日韩,所谓偶像养成,其实就是把练习生制度搬到台面上。今年年初,韩国Mnet推出了女团选秀节目《Produce101》,到了6月份,号称“男版《Produce101》”的男团养成节目《少年24》目前也在热播。
而在中国,主打偶像养成的节目更是屏霸各家卫视黄金档。华少的公司从容制作旗下—《蜜蜂少女队》第一期女团也已推出了首张EP、最近正在为蜂巢公演造势。所有人都卯足了劲儿,各有各的招。但如果团队没定位、模式不成熟、或者迟迟推不出爆款作品,难。
那么,中韩差距究竟在哪儿?
1选拔渠道有限、学员实力令人捉急
据悉,《Produce101》中的101个学员由46家经纪公司的推荐而来,最终挑选出11人出道;《少年24》中的49名少年,号称是突破了220:1的高竞争率而来,最终将淘汰一半的学员,组成24人的团队出道。
韩综直接跟经纪公司要人,省力、也讨巧。众所周知,韩国练习生产业链很成熟,数量多、训练时间长、综合素质高,在严峻的竞争环境下,他们非常珍惜出道机会、也非常拼命。可以说,从这批人当中选出来的精英,随便拿出一个都是上得了台面的。
反观中国的学员资源,主要集中在艺术类院校、网红、从韩国回来的练习生身上。但纵使是从选秀节目中生长出来的天娱传媒,他们输送给《燃烧吧少年》的资源,整体水平也就一般了。举一个更典型的例子,《蜜蜂少女队》中当过几年韩国练习生的孔雪儿,她出道的欲望、唱跳功力,远甩其他学员一大截,整个晋级之路就像坐上了直通车。
再进一步说,那些习惯了韩流,原本粉着少女时代、Bigbang、EXO这种超级天团的中国观众,凭什么愿意降低标准、去粉一个普通的偶像?
2粉丝没有养成、后续造星资源不够
都说偶像养成,肯定要先养成粉丝。但我们难以避免地遇到了一些现实困境。
首先,囿于总局限令,这类节目不能出现“选秀嫌疑”的环节和画面。那么,现在这些晋级选手都怎么选出来的呢?答案可能是导师、现场观众、媒体评审团、或是他们共同完成的,但没有一档节目是粉丝能决定的。
尤其在提前很久录播的情况下,就算中途发现哪位学员人气超高,也没法把她重新选回来啊。由此,粉丝获得的体验是:纯看节目、不能投票,没参与感、陪伴感、代入感,自然也不会有亲手把偶像捧红的成就感。忠粉难养成,选出来的偶像也不一定是最有观众缘的那一个。
如《PRODUCE
101》导演安俊英所说,节目本身只是一个跳板,它的使命是选出国民最关心和喜爱的成员的。但“出道以后,战争才真正开始。”可以说,后期经纪公司也是起到决心性作用的。
目前,比较老牌的、成熟的艺人公司天娱传媒,在《燃烧吧少年》节目结束后,资源确实是薄弱了,也没有去湖南卫视这种一线卫视综艺露脸的机会。无独有偶,《星动亚洲》虽已播出两季,但真正有记忆点、有人气的学员少得可怜,耳熟能详的作品几乎没有。说到底,后续的培训、推广、包装,包括打造音乐+综艺+影视剧等在内的内容,都是必需品,不能断层才对。但现实是,走到这一步时,大家都露了怯。
SNH48+TFBOYS的成功给了什么我们启示?
话说回来,源自日韩的偶像养成产业链,中国本土已经打造出两个成功案例。——SNH48、TFBOYS。
先说2012年正式成团的SNH48,早期主要通过AKB48的模式输出、热度引流、曲库支持,后期也一直秉持着“打造面对面偶像”、“过程即产品”的理念做运营,包括高频度的公演、粉丝握手会、每年惯例举办的“年度偶像人气总决选”、“年度金曲大赏”等大型活动。经过几年的发展和发酵,也确实为这批女团线上、线下聚集了一大批忠粉。
前段时间,SNH48正式脱离了AKB48,也出现了不少叫好的声音。由于中国的音乐偶像市场环境和日本大不相同,SHN48方面有意识地将人气成员推向影视界,这条路子被证明是对的。
比较突出的成绩,包括定制综艺节目上《国民美少女》、高人气IP网剧《贴身校花》;另外以鞠婧祎为代表的人气学员也成功参与了热门综艺《全员加速中》、《盖世英雄》、《谁是大歌神》。此外,在各种娱游联动、移动直播、移动粉丝社区和VR/AR内容研发等泛娱乐内容上,她们都没有落下。

随着鹿晗、吴亦凡等EXO中国成员的回流,TFBOYS以及“四千年一遇美女”鞠婧祎所在的SNH48等的迅速走红,偶像团体所具有的产业链价值也越来越引起国内综艺界的重视。今年电视、网站和造星机构操作了一系列诸如《蜜蜂少女队》、《燃烧吧少年》等偶像养成类节目,一时间,电视和网络上充满了很多似曾相识但又不曾熟悉的年轻面孔。
面向年轻人、记录年轻偶像成长历程、集选秀和真人秀于一身的偶像养成类节目不仅要“养成偶像”,更需要“养成粉丝”,是一种放长线钓大鱼。
应时而生,素人选秀的升级版
时隔10年,《超女》今年再度回归,只不过这次玩法变了,自带品牌光环的《超女》放弃上星变身网络选秀,成了芒果TV的纯网综艺,从单纯造星升级为偶像养成,加以真人秀的形式,做了很多改变,而这些改变或已是大势所趋。乐正传媒研发咨询总监彭侃说,如今单纯的唱歌、舞蹈类选拔节目资源已被挖空,观众也产生了审美疲劳,国内选秀节目形态正在面临调整。
资深娱评人南山散人说,在国内造星节目一直很有市场,但此前的节目模式已不适合现在的市场,因为目前在电视上海选过程、直播等都受到限制,纯粹的全民选秀模式,对90后、00后观众来说也没有那么大吸引力了,新颖的偶像养成模式才能够吸引到更倾向于网络文化的年轻观众。“对于目标观众而言,此类综艺培养了90后、00后们现在最推崇的明星,像鹿晗、吴亦凡等。因此这批观众对偶像养成类节目有一定的亲切感,会带动收视和点击量。”
彭侃说,偶像养成类节目中的选手虽是素人,但无论颜值还是才艺很多都不输明星,因此节目显得相当讨巧。“80后观众已经‘老’去,95后们正嗷嗷待哺,SNH48、TFBOYS等组合在年轻人中拥有强大号召力,针对当下年轻人的偶像养成类节目扎堆出现就不奇怪了。”彭侃表示,偶像养成类节目既有以往选秀节目的选拔淘汰特征,也结合到了时下正火的真人秀元素,涵盖了“选秀”和“真人秀”两大特征,相较传统选秀更符合年轻观众的胃口。
他山之石,韩国偶像复杂
其实,“偶像养成”更像是欧美选秀与韩国综艺真人秀结合的产物,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综艺节目在创意逻辑和制作理念上的“晋级”。
偶像养成节目起源于日韩,“练习生”制度就是这种文化的表现,它是日韩一种挖掘新艺人的方法,几乎每个娱乐公司都有新秀储备,公司会定期进行选秀,表现出色的练习生可以得到出道机会。
韩国的类似节目强调的不是选而是“养成”,以真人秀的形式记录海选出的选手从培训、磨练、淘汰到最终出道,并进行后续产业链的开发,直接与艺人经纪捆绑,商业价值凸显。业内人士表示,韩国偶像养成有一套复杂而严苛的程序:首先是在海选之后确定一些准备生,他们不与公司签订培训生合同,但在公司接受训练,公司会以此判断他们是否具备成为艺人的潜力。
随后,胜出的准备生升级为培训生,正式和公司签订合同,公司会为其以后出道做准备开展一种竞争模式,直接出钱对培训生进行培训,训练周期一般需2年,最长的甚至需要8年时间,少女时代中的郑秀妍训练的时间就长达7年6个月。这期间,培训生要接受各种魔鬼般的密集训练,从形体、舞技、唱歌等方面接受专业老师和系统课程的培养。
据曾经在韩国出道的韩庚回忆,他在做培训生期间,每天要跟专业老师学习声乐、舞蹈方面的知识,就连如何与长辈交流等细节都是他们的必修课。“上课”只是培训中的一小部分,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做高强度的练习,经常每天一个舞蹈动作要做上千遍,一句歌词能练到喉咙干哑,不少培训生没有熬到最后选择了退出。在经过前面的竞争和考核后,培训生才有资格变成出道艺人,出道前公司将确定团队成员。
偶像养成扎堆,粉丝经济诱惑大
天娱传媒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赵晖告诉记者,今年,如此多的偶像养成类节目扎堆出现绝非偶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国内日趋成熟的“粉丝经济”息息相关。
另外,日韩团体造星体系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在繁荣的“粉丝经济”推动下,偶像团体所具有的产业链价值也越来越引起国内综艺界的重视。赵晖说,“偶像养成”与“全民选秀”的共通之处在于,都重在大众投票选择权。过去痴迷选秀投票的那群人大部分会转化为今天“偶像养成”里最具行动力的忠粉。二者不同的是,“偶像养成”节目会将过去粉丝单方面的支持,化作偶像与粉丝间更积极的互动。
对于观众来说,偶像养成节目一段时间的纪录片式拍摄方式符合他们对真人秀的收看需求,练习生台上台下训练、生活细节的呈现会时刻点燃他们的兴趣点,也会形成话题。对节目而言,偶像养成的过程也是粉丝养成的过程,偶像们并非一夜成名,而是通过粉丝们的持续关注、实际支持和大量互动,一步步实现的。偶像养成节目“素人+明星”的过程也在最大程度上拓展了粉丝文化的疆界,偶像养成的过程其实也是粉丝养成的过程。所以,偶像养成类节目比明星真人秀多了很多贴近性和励志性。
此外,偶像养成类节目长时间培养出的粉丝,其忠诚度和用户粘性会时刻激发收视和点击量。节目结束后,由此培养出的粉丝群体也随之形成“粉丝经济”,这是偶像养成不可缺少的必要条件。

近日,一档偶像养成新综艺《美少年学社》在优酷开播。这是原湖南卫视金牌制作人张一蓓及团队闭关2年策划的首档原创网综,号称将重新定义偶像孵化,树立中国式偶像养成节目新标杆,引发广泛关注。

图片 1

SNH48参加《盖世英雄》
而说到在韩国大行其道的练习生制度。很多人都是从十一二岁就开始了练习生生活,如BIGBANG权志龙当了九年练习生,少女时代成员最长练习生时间长达七年。这种全方位、无死角的封闭训练、严苛残酷的选拔,之前已经说过,不再赘述。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经纪公司在为自家艺人安排发专辑、演戏、上综艺方面,不仅舍得砸钱,且眼光毒辣。以东方神起为例,除了推出流传甚广的音乐作品,当年像《情书》这种周播综艺,也为其积累了大量粉丝。
算起来,TFBOYS的成功也得益于练习生制度。其经纪公司时代峰峻于2010年开始招收12岁以下的少年进行培训,在王俊凯、王源的练习生时期,为他们安排翻唱歌曲、录自制节目,让其在互联网上进行大规模曝光。由此积累的初代粉,也成为了TFBOYS出道打榜投票的中坚力量。
紧接着,TFBOYS凭借自制综艺《TF少年GO》在B站上火了,圈到诸多腐女粉后,“三小只”在音悦台打榜成功、进入主流媒体视线。有人说他们就像那个年代的“小虎队”,他们的代表作,如歌曲《青春纪念册》、综艺《全员极速中》、影视剧《爵迹》等等,都让其红透半边天。
由此,不管是日韩还是中国本土,似乎可以得出一个公式:真正的偶像养成=长时间的训练+日益增长的实力+不断积攒的粉丝+强大的资金资源+代表作。
中国偶像养成如何破局?网红+直播+剧场+节目创新
通过采访不少业内资深人士,记者发现,大家普遍认为,中国偶像养成产业链的入局者,并不是养不成自己的偶像,大多都是因为急于求成、揠苗助长,没有什么耐心和经验。
但事实上,记者也并不认可韩国需七八年,国内仅3个月的言论。
反而,记者认为中国偶像养成综艺正处在一个摸索期、混战期,还是有希望的。
用一位深谙粉丝经济的娱评人的话说,“是因为中国的偶像文化土壤还不够成熟,所以才需要依赖后续的资源和大量曝光。但我们的综艺节目,学员们上节目亮相前,是经过长期训练的,是作为半成品才敢拿出来比赛的。而中国的粉丝也是拥有一定自主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的,只要你足够优秀,养成时间用不了日韩那么久。”
不仅如此,综艺节目中的偶像养成,也有不少模仿或原创的新玩法。
以蜜蜂少女队为例。6月23日,7位正式成员和上海1队、北京1队的蜂巢训练生在上海剧场做了首场公测。随后,7位少女还做了出道以来第一次线上直播。简言之,蜜蜂从出来到现在,有意吸取SNH48“面对面偶像”的经验、搭上互联网的快车,有点两手抓的意思。
再以背靠湖南卫视强大资源的两档未播节目为例。在女团养成节目《夏日甜心》已经曝光的学员中,包括号称“中传奶茶妹妹”的张耀元、2009年已经在韩国出道的李秀美、16岁的杂技演员吕小雨,据介绍还可能会有高人气呆萌网红@胡楚靓、b战第一女神@微小微等。不论如何,如果能加入网红选手,至少人气、趣味性和话题度上,似乎还是有点了保证。当然,它其中与艺人一起直播的元素,也有挖掘空间。
再以男团养成节目《元气美少年》为例,虽说这节目遭遇了延播,作为导演之一的廖珂从湖南卫视离职后,似乎带走了部分团队。但根据公开资料,这节目从韩国带来了一些原本7月份要在韩国出道的练习生。另外,节目将主打素人养成而非明星。“明星,训练生和素人,是三层的逻辑关系和三层的价值观和情感传递。”虽然不知道实际效果会如何,但看得出大家有在做一些思考和改进工作。
另外,在注意力经济时代,记者认为最重要、最好的养成模式,除了要玩转互联网之外、生产出一些优质、先锋的爆款,也很重要。比如说说到少女时代我们会想起《GEE》,说到Bigbang我们会想起《Fantastic
Baby》,耳熟能详、话题度高的作品算得上是标配。
小小总结一下:
1、偶像团体必须定位清晰、个性突出;
2、一定要建立成熟的粉丝养成机制;
3、一定要建立强大的资金、资源库;
4、最好能推出丰富的海量作品或爆款产品。
据介绍,在中国的造星体系中,影视作品是远强过于音乐的。“如果通过综艺出道不能去演影视剧,那你就什么都没干。”也就是说,除了出专辑、办握手会、做剧场演出,你还得拍人气影视剧,最好还能时刻追随潮流、做一些有用的直播。“你看SNH48和TFBOYS,红了之后哪一个是不进军影视剧的?要靠新作品保持人气呀。”
此前,记者曾采访过江苏卫视总监李响,他表示明年江苏卫视肯定会做一档女团养成节目,而且肯定会放在互联网上养成。另外,爱奇艺副总裁陈伟不止一次说过,未来肯定会做女团节目,且极有可能会围绕直播、VR等技术展开。
不得不承认,偶像养成的厮杀远没有结束,依旧是一片蓝海。现在大家的各种槽点、错误,都会成为经验教训沉淀下来。记者对此还是比较看好,并充满期待的。

事实上,今年以来,偶像养成节目一直在推陈出新。年初,《2017快乐男声》接棒超女继续回归芒果TV,力求打造互联网偶像养成选秀第一品牌;爱奇艺则投资2亿元,携手国内顶尖的制作团队与四位大牌明星制作人,共同打造了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欲寻找中国年轻人的Hip-hop偶像;另外,由腾讯视频打造的《明日之子》、王思聪制作的《次元星计划》等几档偶像养成类节目也已提上播出日程

这种面向年轻族群、以记录年轻偶像成长历程为特征的节目,引进了欧美日韩造星的体系。那么,国外的那些套路搬到了中国会不会水土不服?此类综艺能否在中国开创出培养新人偶像的全新选秀模式?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计划推出和新推出的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有近30个之多,偶像养成节目正成为真人秀综艺中最热门的类型。那么,这种如火如荼的盛景背后,此类节目有没有真正地在助推中国偶像的养成呢?文创资讯今天就来和大家探讨这一问题。

1

中国选秀综艺十年变迁:从电视选秀到偶像养成

卫视剧场纷纷为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让位”

2004年,一首《想唱就唱》响彻中国大街小巷,开启了一个草根登上舞台的时代,也拉开了中国选秀综艺节目的序幕。在过去的十余年间,中国选秀节目无论是从形式还是内容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据统计,2016年单季度综艺节目将突破50个的大关,今年将是各大卫视在综艺节目上厮杀最惨烈的一年。

《超级女声》的出现,让中国电视产业开始意识到选秀节目的巨大潜力,不少电视台都开始推出歌唱类选秀节目,试图打破湖南卫视一家独大的选秀市场。于是在当年,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加油好男儿》、江苏卫视的《绝对唱响》、央视的《梦想中国》也在选秀的大潮中有过短暂的闪耀,但大多数节目都没有做过三季就宣告终结了,只有湖南卫视将超女快男IP保留了超过十年的时间,直到去年以网综形式转战互联网平台。

从今年二季度开始,各大卫视的综艺数量开始成倍增加,尤其是周五周六档。以偶像养成为主打的综艺节目抢了电视剧的“饭碗”,很多频道通过压缩电视剧的时长,将一档大型节目拆分成两档节目叠播。

再后来,《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中国最强音》、《我是歌手》、《中国好歌曲》、《中国梦之声》等一批选秀节目席卷电视荧幕,在全国各大电台全面开花。而就在这时,广电总局开始了对歌唱类选秀节目的设限调控。于是一大波以韩国模式节目为代表的真人秀节目占领了中国电视荧屏。

面临受众口味出现的新变化,传统的电视媒体也开始积极拥抱新形势,台网联动已经不再局限于播出渠道的联动,而是从内容生产到内容播出的双向影响力。

而随着鹿晗、吴亦凡等EXO中国成员的回流,TFBOYS以及四千年一遇美女鞠婧祎所在的SNH48等团体的迅速走红,偶像团体所具有的产业链价值也越来越引起国内综艺界的重视。

图片 2

2015年底,国内选秀综艺出现了一种新的模式偶像养成。

就连《超级女声》时隔10年后今年再度回归,也改变了玩法,自带品牌光环的《超女》放弃上星变身网络选秀,成了芒果TV的纯网综艺,从单纯造星升级为偶像养成,加以真人秀的形式,做了很多大势所趋的改变。

也就是从2015年开始,《星动亚洲》、《燃烧吧少年》、《蜜蜂少女队》、《加油,美少女》、《夏日甜心》等偶像养成节目开始席卷电视荧屏,并渐渐成为一种主流的电视节目类型。

2

不同于韩国的练习生模式,中国偶像养成是来自日本的舶来品。而最早将偶像养成模式运用到内地造星产业的,大概是成功打造SNH48的丝芭文化了。早在2013年1月,SNH48就正式出道,借助AKB48可面对面成长的偶像概念和AKB48中国姐妹团的号召力,SNH48在对舶来文化保持高度宽容性和接纳力的上海,快速发展了一大批钟情于二次元文化及AKB模式的铁粉。SNH48的养成主要依托小剧场演出以及线下活动,这种模式周期较长,当然对于普通电视观众来说,曝光率也相对较低。

年轻受众群体成为各大平台争取的对象

于是,通过借鉴日韩偶像养成模式,国内开始出现一大批以互联网为土壤的偶像养成综艺。而这种所谓的偶像养成,不过是在歌唱类选秀的基础上,更加注重选手的综合素质,可以在荧屏上更加全方位展示选手素质提升的过程。比如《hello女神》、《国民美少女》、《2016超级女声》、《2017快乐男声》等。

纯粹的全民选秀模式,对于时下的“90后”“00后”观众来说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电视媒体的改变也是与年轻受众的观看需求相贴合的,尤其到了暑期档,这种倾向变得尤为明显。

中国式偶像养成现状:能拿得出手的只有SHN48和TFBOYS

如果说《超级女声》推的是超女这张王牌IP,受众的年龄跨度比较大,那么,湖南卫视现在力推的《夏日甜心》的目标人群定位就更加精准,就是以90后、00后为主体的年轻人。此外,浙江卫视的《少年镇》、东方卫视的《加油美少女》等都是主打少女、少男偶像养成的节目,很明显就是针对90后的学生党打造的节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