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晚成带协同”计谋下本国电影工业能无法抓住历史时机?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1日

一带一路作为面向未来世界格局的国家战略,在电影领域已经初具规模,形成了初步稳定的架构。5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丹麦政府关于合作摄制电影的协议》签署后,我国已与1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电影合拍协议: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亚、法国、新西兰、新加坡、比利时(法语区)、英国、韩国、印度、西班牙、马耳他、荷兰、希腊、爱沙尼亚,影片立项已有百余部。

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是亚洲重要的电影节,为鼓励和挖掘有潜力的亚洲导演,电影节特设“新浪潮奖”。每年都会有来自韩国、日本、中国、印度、泰国等亚洲国家的多部影片参赛,最终决出两部获奖作品给予资助。1988年,贾樟柯的第一部作品即获得第三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同时,他后续的创作在创投推介活动中也获得了拍摄资助。同样获得资助的还有杨德昌的《一一》、关锦鹏的《有时跳舞》。2005年,釜山国际电影节首次创办亚洲电影学院。迄今,中国台湾的侯孝贤、韩国的林权泽、伊朗的阿巴斯、波兰的扎努西以及中国大陆的贾樟柯、王小帅等先后出任亚洲电影学院院长。如今,发现和培养亚洲电影人才,已被电影界认为是釜山国际电影节的最大优势和特色。

而且,不仅仅是万达这种房地产企业在诉诸业务转型,也不只是互联网行业试图对电影这一传统行业进行降维打击,更不只是民营资本在不断构建自身的资本版图,我国电影产业的国有资本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姿态积极投身于这场盛宴。今年票房达20多亿的《速度与激情8》,背后就有中影等多方资本的涌入,上影集团今年也发布公告称,将与华桦传媒向美国派拉蒙影业注资10亿美元,未来三年在派拉蒙的每部电影中,都至少提供25%的资金,并有权选择延长合作期限。

2019年,俞飞鸿、大泽隆夫主演的《在乎你》则在中日两国取景,但票房表现也和引进的日本电影类似,水花小。

  近年来相继出现了中印合拍的《大唐玄奘》《功夫瑜伽》《大闹天竺》,中泰合拍的《索命暹罗之按摩师》,中越合拍的《越来越囧》等一系列影片。除了以海陆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为主体的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之外,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一带一路元素影片也备受各方瞩目,《弗罗斯特,凌晨四点》《听见寂静》《白虎》等一带一路元素影片得到了广泛好评。
  
  一带一路作为面向未来世界格局的国家战略,在电影领域已经初具规模,形成了初步稳定的架构。与早期和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和我国香港地区较为单一的合拍模式不同,一带一路合拍片的题材、类型、模式进一步多样化。这16个国家和地区,有着非常不同的文化经验和市场环境,一些过去并不在中国电影视野中的文化问题也开始持续登场,并将持续考验着中国电影行业各个环节的平均文化工业水平,这既是难得的历史机遇,也是一场非常残酷的历史挑战。
  
  众所周知,2012年2月中美两国政府签署了《中美关于用于影院放映之电影的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已于今年2月到期,这意味着中美双方将就分账大片的配额问题展开重新谈判。从1990年代开始,关于好莱坞电影狼来了的恐惧,一直高悬在中国电影的头顶,中国电影在世纪之交的院线制改革之后,也一步步地从生产、发行到放映、消费都深陷在唯票房论的发展主义陷阱中。在2016年勉强实现正增长之后,2017年第一季度的我国电影票房更是出现了罕见的负增长。尽管2017年突破200亿票房的时间要比2016年早16天,但在刚刚的五一档,竟出现了四部国产影片不敌一部好莱坞影片的难堪局面。在已经狂飙突进近10年的票房奇迹在以看似猝不及防的方式戛然而止之后,由各个领域投资过热所叠加的演员天价薪酬、院线扩张产能过剩、国产影片盈利低下等种种结构性问题开始集中爆发,并且在中长期内都没有可以扭转的迹象。在这个意义上,走出去,尤其是选择合拍片的模式,从商业角度而言,就是当前中国电影不得不做出的最现实的选择。
  
  然而,这里的走出去是以适合中国电影自身特点和发展规律的方式走出去,还是以好莱坞的方式走出去,在一带一路的格局和体系中,好莱坞的方式是否就是中国电影最为合理的走出去的路径?这一问题随着国家总体性的一带一路战略的逐步推进,正日渐成为关乎中国电影发展方向的核心问题。
  
  以《大唐玄奘》为例,佛教作为中印两国可共享的文化经验,是我国和印度在文化交往中可以有效沟通的非常重要文化资源,无论是对于中国文化的海外传播,还是对于我国日趋重要的文化安全问题而言,都有着重要意义。因此,在一带一路的视野下,合拍片更应该是中国电影的一个试验田,在这个领域必须对中国电影提出更高的要求,因为其海外传播直接代表着当代中国的文化形象,不能只是让外资在中国电影市场享有单向度的相关优惠,更应该在海外相关国家有着至少差不多对等的传播效果,而这显然不是简单的经济利益所能考量的范畴。
  
  如果没有一带一路这样的历史契机,仅仅依靠中国电影行业内部的自我调节,恐怕根本没有现实可能。《长城》就为我们提供了充分的反面教材:好莱坞的成熟的叙事套路、故事模式,不仅早已经渗透到了中国商业类型片的拍摄、制作过程中,其也内在地影响了中国电影观众的观影习惯和审美范式。毕竟中国电影曾经具备过自身的民族风格,那也曾是中国电影立身于世界电影舞台的最为鲜明的标识;而在《长城》中,除了美工环节,中国电影曾经引以为傲的民族风格已然消失殆尽。中国电影能不能用中国的方式讲述中国故事,能不能在世界电影格局中形成中国电影自身鲜明的、有特色的、独立的民族风格和中国话语,对于这个时代的中国电影而言,是从理念到方法的系统工程。所以,在中国电影的走出去的具体实践过程中,就不仅仅要尽可能地减少海外传播中的文化折扣,更是一场寻找自我的艰难旅程。
  
  随着我国电影产业进一步深度参与到全球性文化商业协作体系,能否在实现资本的保值、增值这些商业上的成功之后,也生产、创作出有着鲜明的民族风格,能够正面讲述中国故事、正面提升我国国家形象的影视作品,在一带一路的疆域里将商业上的成功转化为文化上的成功,就将是在走出去的历史进程中,站在历史十字路口的中国电影,全行业都必须要面临的严苛的历史洗礼。
  

目前我国特效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行业水准。以《流浪地球》为例,Base
FX公司承担了该片主要特效制作和前期概念设计。该公司是亚洲范围内知名的影视特效公司,拥有中国最大的电影特效团队。特效分包已经成为行业惯例,《流浪地球》后期制作阶段被分包到六家公司,主要由中国More
VFX、中国橙视觉、中韩Dexter工作室和中德Pixomondo公司承担,影片特效中的四分之三由中国制作。

因此,《长城》上映之后,国内电影产业界多次强调,《长城》作为一部高概念、高卡斯、大制作影片,是国内电影在文化工业意义上与好莱坞接轨并展开深度合作的代表。我们的确不能轻视这种技术标准意义上的文化工业体系,例如我国的电影版《三体》,在资金充裕的情况下迟迟不能面世,就是因为还没有相应的文化工业能力来呈现预期的视觉特效,所以上述理由确实也存在相当的合理性。

图片 1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不断扩大,国际文化交流活动日益增多,尤其新世纪以来,中国与多个国家签署了拍摄协议,越来越多亚洲电影人来华合作拍片。2014年,中国与韩国签署了《中韩电影合拍协议》,从协议生效之日起,中国与韩国合作拍摄的电影,在中国市场享受国产影片待遇,不受进口影片政策限制。

《长城》还反映出一个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好莱坞的成熟的叙事套路、故事模式,不仅早已经渗透到了中国商业片的拍摄、制作过程中,也内在的塑造、定义了中国电影观众的观影习惯和审美范式。毕竟中国电影曾经具备过自身的民族风格,那也曾是中国电影立身于世界电影舞台的最为鲜明的标识。而在《长城》中,除了美工环节,中国电影曾经引以为傲的民族风格也基本消失殆尽。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虽然中国资本在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大手笔的攻城略地,但我们可能还要清醒地认识到,在历史上,法国、日本甚至印度资本,也一样曾大肆进军好莱坞,结局也都显而易见,它们本国的电影自身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实质性提升一国资本的走出去,并不意味着该国电影内容生产水平就一定会伴随着走出去的步伐而大幅提高,这中间并没有等号。

图片 2

3.院线互通,增进电影对话

《长城》充分揭示了中国电影在资本扩张和内容生产领域的深度分裂。尽管中国资本近年来高歌猛进,在北美、西欧这些资本主义的中心区域大快朵颐;但到目前为止,中国资本对于中国电影的内容生产,还没有做出实质性的、原创性的贡献。中国电影合拍片并没有因此而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待遇。

与电影强国的合作,则是在平等分享创意、故事的基础上,吸收新的技术;而国际化的故事与国际化的宣发,在让全球观众接受之后,则得以让情感充沛的中国故事感动更多的中外观众。

从1982年影片《少林寺》吸引世界各国观众中国游,到2012年《泰囧》带火中国观众泰国游。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开始在越南、印度、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尼泊尔等国家取景,电影文化的跨国流通,有力地促进了相关国家文化与旅游产业的发展。

在这场资本的饕餮中,最引人瞩目的显然是万达。截至目前,万达在全球范围已拥有美国的AMC院线、卡麦克院线,澳大利亚的赫伊斯院线,欧洲的欧典、北欧院线等15个国家的1470家影城、15000余块屏幕,约占全球票房份额的15%。万达已经事实上成为了世界电影史上前所未有的第一个横跨多个大洲的院线集团。不仅如此,其还计划在2020年实现占据全球电影票房20%份额的小目标,这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将是史无前例的壮举。2016年1月12日,万达宣布以不超过35亿美元的现金收购曾出品《哥斯拉》《侏罗纪世界》等大片的美国传奇影业,这是迄今为止中国文化企业在海外最大的一笔文化投资。在此基础上,2016年万达还一度险些收购维亚康姆集团旗下著名的派拉蒙影业的49%股份。作为好莱坞六大制片公司之一,派拉蒙影业推出过《教父》《夺宝奇兵》《阿甘正传》《碟中谍》《拯救大兵瑞恩》《怪物史莱克》《变形金刚》等诸多具有世界影响的经典大片。可见,万达实际上是要通过院线渠道的积累,逐步进军内容生产等电影产业链的上游,最终完成对电影领域全产业链的整合。

除了印度、日本这样被中国电影市场看重的国度。更有不少新的国家成为了合拍片的新风口。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与20多个国家签订了合拍协议。

整体来看,由于历史与地理等原因,亚洲各国在电影交流中存在天然优势;但同时影视文化各具特色,正是因为差异的存在才使得各国之间能够互通互鉴,使本国电影更加多元化、多样化。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期间,亚洲电影人共聚一堂,举办了一系列电影传播交流活动,包括电影大师对话、2019亚洲电影展等。借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东风,亚洲各国正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发展影视文化,增进合作,加强交流,力求共建亚洲影视文化共同体,促进亚洲电影共同进步。

软实力如何变硬

随着《神秘巨星》成为首部印度分账电影,印度电影的国内引进方已经从单纯地购买版权变成了引入印度资本,打造新的中印合拍电影。

早在1982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和日本东光德间株式会社,共同创作了第一部中日合拍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影片主演及编导、摄影、美术、录音、剪辑都由中日双方共同出任,这部影片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两国共同编剧、共同导演、联合演出、联合摄制的第一部影片。1988年,中日合拍片《敦煌》在中日两国上映,该片改编自以中国历史为背景的日本长篇小说,并由日本演员出演,在当时反响强烈。2016年,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魔幻历史小说《沙门空海》的《妖猫传》在国内上映,取得了5.3亿元人民币票房的好成绩,之后在日本上映。该片借用中国故事,联袂日本演员,打造盛唐气象,无论从制作水准还是合作程度上都能够代表当下中日合拍片的发展水平。

需要强调的是,今天的合拍片现状早已不是上世纪90年代、新世纪初外方投资份额占多数的那个阶段,中外的投资比例已然发生了翻转。除了与好莱坞六大制片公司合作的少数大片之外,在大多数情况下,中方的投资份额都占据了主导地位,从这个角度也特别能够看到中国电影在今天存在的突出问题。

图片 3

政府的政策支持,有助于电影合拍产业的良性发展。近几年,中国与印度、哈萨克斯坦、伊朗也拓宽了电影合作。2016年中印两国共同推出考证历史、跨越地域、传播文明的影片《大唐玄奘》,时任印度总统普拉纳布·幕克吉称赞该影片为中印文化交流添上了重要一笔。2017年,中印合拍喜剧片《功夫瑜伽》在春节档上映,一举拿下了17.53亿元票房,得到了评论界一致好评。2019年5月17日,讲述人民音乐家冼星海故事的电影《音乐家》在中国上映,该片是中国和哈萨克斯坦首部合拍片,由中哈双方共同制作、历时四年完成,是中哈友谊的见证,更是中哈文化的共同传承。

其实,无论是近期的《血战钢锯岭》还是早些时候的《太阳的后裔》等,在这些得到广泛好评的海外影视作品的背后,中国资本都是其主要推动力量。问题在于,这些作品在帮助中国资本赚得真金白银之后,也塑造了相关国家的正面国家形象和英雄形象,这既不是简单的文艺创作上的倾向性问题,也不是文化资本的盈利问题,而是直接关系到我国的文化安全问题。

《王者天下》则可能是中日合拍的新方向。这部早在中国备案了的电影是根据日本漫画改编。主创从导演到主演都是日本人,而且有山崎贤人、吉沢亮、长泽雅美、桥本环奈等群星卡司。而影片则是在中国的象山影视城拍摄。影片的中国资方则是出品了《长江图》的光延时代。

除此之外,中国也在积极举办国际电影节,如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金砖国家电影节等,为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国家电影及影人的交流合作提供了重要平台。

毫无疑问,引入以好莱坞为代表的海外电影产业的优质版权、人才队伍、制作技术等相关文化工业资源,无论是对于国有、民营资本,还是对于转型企业和互联网企业而言,都是他们现阶段的不二选择。而且优质版权的开发,还会延伸到主题公园、衍生品等相关产业链的下游环节,这将不仅有助于实现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在资本市场上还将进一步拓展想象空间。

图片 4

2.合拍合作,挖掘共有文化

自从2010年中国电影票房冲过100亿门槛之后,在接下来的6年里,实现了近5倍的增长,这在世界电影史上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与之相对应的是,在过去几年,中国电影产业在海外也不断开疆拓土。仅在2016年,中国资本在文化娱乐领域的对外并购、投资总额就达到了75.7亿美元,电影产业则以63.9亿美元独占鳌头。

在他看来,中日合拍的挑战来源于两国文化的似是而非。这点在观影习惯上非常明显。中国观众习惯的好莱坞叙事反而在日本很少见。“这个文化差异短期是无法逾越的。”

4.取长补短,实现技术互补

发展文化产业,提高文化软实力,这是当今世界各国文化发展的基本路径。随着中国资本进一步深度参与到以好莱坞为代表的全球性文化商业协作体系,能否在实现资本的保值、增值之后,也生产、创作出能够正面讲述中国故事,正面提升我国国家形象的文艺作品,将是在走出去的历史进程中,中国电影全行业面临的残酷洗礼。

这三部电影是中国电影人主导,影片创意、故事主要依托中国电影人。印度则作为故事发生地,为国内观众的银幕选择,增添一抹异域风情。

“一本多拍”,是指一个剧本在不同国家根据不同的市场与受众进行本土化创作,这在亚洲各国之间较为流行。韩国电影《奇怪的她》是“一本多拍”的典型案例。这部电影分别被中国、日本、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国拍摄,并在亚洲各国相互流通,2015年该片的中国版《重返20岁》收获了3.66亿元的票房好成绩。2018年国庆档上映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找到你》与韩国电影《消失的女人》同用一个剧本。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白夜行》被拍成日本版和韩国版,《嫌疑人X的献身》以中日韩三版与观众见面。

然而,仅仅因为这些原因还远不足以使万达、腾讯、阿里和中影、上影这些巨头在进击海外市场上付出如此的热忱和精力,这其中还有着更为复杂、更为直接的历史和现实多重原因。

图片 5

近些年,亚洲电影在世界电影体系中的表现异常突出。中国与日本位列世界第二、第三大票房市场,印度“宝莱坞”电影产量稳居世界首位,韩国成熟完善的电影产业、伊朗等国的艺术电影都吸引着世界对亚洲电影的关注。以中国、日本、韩国、印度、伊朗为代表的亚洲电影,正在改变着世界电影格局。这些国家的电影通过互相交流实现飞速成长,这一切和亚洲各国电影文化的开放与融通密不可分。

不仅如此,今年2月,新一轮的中美分账大片配额问题谈判,还有着更为实际的背景。为了避免票房下滑的不利局面,2016年的分账大片数量多达39部,事实上已经超过了2012年《中美关于用于影院放映之电影的谅解备忘录》中规定的34部的份额,在今后这一份额势必还会进一步增加。在2016年,已经狂飙突进近10年的中国电影票房在以看似猝不及防的方式戛然而止之后,由各个领域投资过热所叠加的演员天价薪酬、院线扩张产能过剩,国产影片盈利低下等种种结构性问题开始集中爆发,并且在中短期内没有扭转的迹象。在这个意义上,走出去,尤其是选择合拍片的模式,从商业角度而言,成为当前中美相关电影企业的最现实选择。不仅好莱坞藉此规避了分账大片的配额限制顺利进入中国市场,并获得更多票房回报;中国电影企业也通过这种方式,开始真实地触碰到好莱坞世界商业版图的各个环节。

卡梅隆在华宣传表示中国观众决定了我们能不能拍续集

此外,业界讲座与经验交流会也更加密集。2018年4月22日,《妖猫传》日方合作团队OMNIBUS
JAPAN在北京举办特效分享会,揭秘后期制作过程,全场座无虚席。2019年6月6日Base
FX公司将在东京开展一场“关于中国首部科幻巨制《流浪地球》的视觉特效担当”交流会,据了解日本业界非常关注,报名火热。

走出去的内忧外困

对于打磨这样的合拍故事,有多部电影在国内上映的“印度三汗”之一的沙鲁克·汗则认为“可能是大家一起合起来去拍一部电影,这对表演上其实不会成为特别大的难题。但是因为两种文化背景的人一起过来去拍一个东西出来的话,这可能不是最难的,但是最费时间的一个部分,是沟通方面,毕竟大家文化背景不同,对故事的理解各方面也都不是特别相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